大腿大腿大腿大

茨酒/小狐三日/堀兼/r76/源藏
大概是这几个

Heartbeat(绿红,微超蝙提及)

其实我还能抢救一下:

(不义2超人丧病结局,蝙蝠侠被脑控,绿灯侠重伤,绿灯侠的家人因布莱尼亚克的入侵而丧生)

【不义就是一坨,唯有绿红能安慰我心】私设:绿红逃(私)命(奔)中

 

大概受主人身体状况的影响,即使在如此黑暗的视野中,绿灯侠身上的光芒也微弱到近乎萤光。

闪电侠蜷坐起身体,努力为另一个人多腾出一些活动空间。

管道里的清脆的滴水声,伴着地面上传来的巡逻队沉重的脚步声仿佛成了唯一能刺激感官的存在。

闪电侠微微放松身体双眼紧闭,敏锐起的听觉似乎还能捕捉到两个人此起彼伏的心跳声。和神速者强有力的声音不同,另一个人的心跳此时既微弱又低沉。但是它仍如此坚定,坚定又平静。

咚咚。咚咚。

意识到自己的注意力都在绿灯侠的心跳上的事实让闪电有些尴尬,长时间停着不动的状态也让闪电变得十分暴躁,他甚至没意识到自己正小幅度地抖着腿。

一个坏毛病,神速者极度焦躁或无聊的表现,不过和平时的被纵容不同,很快就有人抓住了他的脚踝。

 

“想出去跑上几圈?”高烧让人类的嗓音沙哑得厉害。

“总比呆在这要好的。”闪电扯了扯嘴角,克制自己腿上的动作。

空气再次陷入沉默。

咚咚。咚咚。闪电微微偏头,感觉绿灯侠的心跳声似乎离自己近了些。

良久,“你知道,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随便跑到哪去,我保证乖乖在这等着,哪也不去。”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十分怀疑你的诚意,”闪电轻晃了下自己被抓住的脚踝,“还是说你想被我拖去旅行?”

闪电侠没有听到笑声,但他十分肯定,绿灯在黑暗中笑了。

抓着自己脚踝的手用了些力气,不确定是绿灯是想向他的方向移动身体,还是试图把他向另一个方向拖去。

咚咚。咚咚。

“如果要去的话,我推荐加萨达鲁。”一声短促的叹息,“我在追踪陨石碎片的时候路过那个村庄。”

“大概是丹麦的法罗群岛?一个地图都没有标记的地方,就是水上的一大片岩石,杂草,通着几条河流,却被山脉隔绝在大西洋边。”

“凌晨5点半。我见过最美的日出,我就停在那……”

闪电侠等了一会,没等到下文。

他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的声音非常温柔,温柔到让人眷恋。

“说不定下回我们能一起去。”闪电侠摸到了自己脚踝上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咚咚。咚咚。

心跳声更近了。

事实上,现在两个人的腿几乎贴在一起,比常人高出许多体温正隔着一层薄薄的空气传向自己。

“你可以告诉我蝙蝠的事,闪电。”

闪电侠停在黑暗中,一时语塞。

“外面一片混乱,他却没来找我们,我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你可以,可以告诉我。”

一个长长的,尴尬的停顿,“关于你家人的事,我很抱歉。”

“……我也很抱歉。”

咚咚。咚咚。

闪电侠靠近了那片平静的心跳,摸索着对方发热的后颈,把两个人的额头贴在一起。

绿灯身上柔和的绿色荧光制造出一片温馨的假象,连一直干扰气氛的脚步声也配合地渐行渐远。他该带着他虚弱的老伙计爬出这片管道,找到最近的安全房,他们需要药品、食物还有一个能给绿灯安全充电的地方,尽快联系蝙蝠女孩和神谕,然后要想办法恢复被控制的蝙蝠侠,还有很多事,还有很多……

他没有动,这个世界上最快的男人几分钟前还几乎被这狭小的空间憋到挠墙,但他没有动。他想要留在这。和他经历了太多的朋友一起。

“克拉克无论如何没法对蝙蝠下手,预料之中。但他们俩的事提醒了我另一件事。”

在绿灯的自白中,闪电敏锐地捕捉到刚刚走过的脚步声中有一个突兀的脚步突然向他们的方向走了回来。

“人应该在还有能力的时候不留遗憾。加萨达鲁,那个不知名的小村庄。巴里。”

即使没有超人类的感官,也能听出来逐渐走近的是个大块头,和其他士兵的分量绝不一样,头顶的水泥壁甚至开始稀疏地抖落下灰尘。

“我想和你去看一次日出,想让你知道,我见过最美好的……”

闪电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天知道他多想让他说下去,但不能是这个时候。

沉重的脚步声就停留在两人头顶。闪电能感到自己的心跳都加快了。

但是另一个人的没有。

咚咚。咚咚。

绿灯侠用自己伤痕累累的右手推开了捂着自己的手指,在闪电还在疑惑的瞬间俯身吻住了他。

闪电侠应该疑惑,推开眼前这个乱来的家伙也是合理的,总之他的注意力应该在外面的敌人上而不是什么其他的事情。

但是。

哈尔的嘴唇很温暖。以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这个什么都不怕的男人。漏下的一拍心跳。


神他妈微博里有些人真的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像的东西…

真好真好

自我爆炸:

p1-2算是补偿我寮的吞情人节那天吃不上的巧克力吧(

p3大概就是三星小茨木想跟五星大妖怪组队惨遭拒绝

好看好看

神奇小辣鸡:

  一个看起来有点幼稚的脸
大概色调比较灰,手机又是好纯啊

2p 记录的过程,我学习油画大师画出国产山寨网游风格

真棒啊(⁎⁍̴̛ᴗ⁍̴̛⁎)

作战型59:

现代装???

SSR黑恶势力

【茨酒】网红茨木童子先生的奇遇记

#标题乱取的
#半成品
#非常崩坏,小学生文笔
#不要勉强自己
#清水,但本人吃茨酒,所以打这个tag

====
1
水滴不小心落到了手上,冰得电视机前的酒吞童子抖了一下。电视机上放着刚刚紧急插入的新闻,标题是《法推利司机酒驾超速 路人男子空手拦车》,主持人呱唧呱唧了半天,大概讲述了一下故事剧情。

一跑车司机喝酒喝多了,直接从大街的另一头如同野狗一般冲过去,眼看就要撞上人行道上的吃瓜路人,没想到结局突然反转,只见路中一身着酒吞昨晚脱下的上衣的白发男子朝着车来的方向举起自己的右手,就在大家都以为他会和身后的人群横尸街头时,跑车如同大家意料之中一般,撞到了男子的身上,然后停了下来。

意料之外的是跑车车身和白发男子接触的地方完全凹了进去,甚至连整个车头都扁了。

整个网络都沸腾了,人们叫嚷着这多半是位什么被狗熊之类的动物咬了的年轻人,从此力大无穷,走上超级英雄的道路。

新闻主播在一旁如同游戏解说一般,说得酒吞也是一愣一愣的。视频被慢速重新播放,酒吞心里一阵崩溃,没憋住从嘴里跑了一句“卧槽”出来,正好就听到旁边某人小心翼翼地开门,又提心吊胆地关门落锁。

他回头看向声音来源,“路人男子”笑得灿烂独自站在门口,身上的卫衣变成了时尚短袖,另一只空荡荡的完好无损的袖子藏在外套底下,看得酒吞心里一酸。这都多大的人了,还到处惹事。

酒吞挑了挑并不存在的眉毛:“你回来了啊,超级英雄?”

2
“…挚友,”英雄先生解除了出门前施下的小法术,红色的角出现在他的头顶,连带着眼睛也变了颜色,“吾…不是故意的…”

说着还暗搓搓地往酒吞慢慢靠过去。

不过酒吞也没真想怪他,只是这人以前每次都非得和自己一起去购物,虽然,事实上,其实他俩都不用吃饭,买菜逛街只不过是不想引起人类的怀疑加上一点夫夫生活中的小乐趣罢了。

茨木一直不喜欢这样如同人类一般生活,但他的确是犟不过酒吞。然而今天茨木却以什么酒吞太幸苦了为由,强行在给欢度节日的酒吞又放了一天的假,自己则打算只身闯遍各大商场。酒吞也没多想,毕竟茨木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便也没推脱,懒洋洋地靠在沙发靠背上,等着对方归来。

结果危险确实是没有,茨木童子把自己变成了危险。飞驰的法推利确实是在意料之外,茨木本人也没想到这点,他在安全气囊弹出的一瞬间施法让自己消失在视线之中,然而却还是没逃过被摄像头录下来的命运。庆幸的是他的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还是个秘密----茨木嫌麻烦,所以他都是直接把自己传送到超市旁的无人小巷里的。

“茨木…”

酒吞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口的杂音给打断了。过道里传来悠扬的铃声,茨木把埋在酒吞大腿上的脸抬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去开门。

被当成人肉靠垫的酒吞从腿上捻起什么东西,他眯了眯眼仔细看了看,那东西在阳光下闪耀着,是一根白色的头发。

3
茨木在猫眼那里捣鼓了一会儿,他并不是很习惯用这些现代的小玩意儿,毕竟他即使不借助这个小玻璃片也能知道门外面是什么人。

但他还是按照酒吞的意思乖乖的把眼睛对准那个小孔,使劲往外面张望。

最后他看清楚外面是谁了,安倍晴明,那个脸长得挺白,手气却黑的不得了的男人。

按理来说这位名人早就应该被挖个坑埋了,可不知道是哪个带着他血液的后代脑子进了大海,又幸幸苦苦地做法把这位老前辈招起来,原因是说现在世道不太平,后辈们普遍能力较弱,还是要靠老祖宗撑场子。

这下可好了,这货就是个灵体,平日附在小纸人身上化成人形,你想给他一巴掌都要先经过人家的同意才打的到。更别提这人还有撺掇着那些年轻而又天真的后辈把神乐也搞了起来。酒吞本来就烦他,虽说红叶的事儿他到后来也不在意了,只不过好歹鬼王一个,面子上是没问题了,心里总有一些不爽。 这下好了,晴明现在寄住在那个射箭的源博雅的转世的家里,不过说是寄住,其实也不占多大的位置。

茨木也不给他开门,然后这人就自己飘进来,拦也拦不住。他本来想在周围施个结界,结果酒吞说那太招摇,确实是,在房子周围挂满注连绳只会让人觉得像是神经病。而一般的简易结界也拦不住晴明,所以他们两个也不怎么管了。

之前茨木问过他为什么要来,阴阳师无奈地笑了一下。

“我毕竟是死了一次,式神们该走的都走了,就你们两个还留在这里。”

他顿了顿,其实他和面前这两个大妖的契约早就没了。

“毕竟还是被召唤出来的,也不能走得太远啊…”

不过现在酒吞没心思再和他谈心。

“你来干什么?”

晴明喝了一口茶,刚刚他自己倒了一杯,“你还记得茨木童子挡住的那辆车吗?”

“当时他背后不是站了一群人吗。”阴阳师严肃地看着酒吞,丝毫不畏惧大妖的威压,“你们运气不好,其中一个人是搞什么新闻媒体的,正好人脉比较广,总之是问了几个大家族的人,也是模模糊糊地推测出了你们两个的位置。那人现在也准备出篇报道了,明天早上差不多就会印刷完成了了,网络版的也发出来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了。”

“换句话说,”晴明看向一旁装作认真在听却偷偷看着酒吞的茨木童子,“茨木先生,你要变成网红了。”



tbc?

变形术:

算是本子的扉页,还没想好黑白网点儿怎么处理,姑且放出来算是找一下存在感说我还在画本并不打算爬墙(。) 

关于近期R76R被刷tag事件

一条鱼。:

大家可能注意到,近期R76这一tag下被多次恶意刷“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我们暂且不谈肇事者的可能身份与过往事件,单纯说一下针对这件事我们所能做的。


1. 举报。lofter没有举报工具,但是存在意见收集系统。可以私信 @LOFTER小秘书 ,或者进入@lofter官方博客 的主页,在反馈选项中,对当日刷tag的ID进行举报。尽管存在网易不作为的可能,但是R76作为lofter上最火的十大欧美tag,相信小秘书有维护这一tag良好生态的动机。


经小伙伴提醒,也喊一下,没必要和这些刷tag的ID纠缠,直接举报,举报不行,就让它们随着日期沉下去。且让我们看看这些人能坚持多久,是恨来的久一点,还是我们对这CP的爱久一点。


2. 除了小红心外,也多点小蓝手。遇到好文好图时,无论是太太、读者还是潜在的创作者,都请多按小蓝手,形成小蓝手的传播链,使好文好图的推广不再过多依赖于tag。如果由于肇事方刷tag太多次、确已整页整页地污染了R76、76Rtag,我们还可以通过小蓝手、在首页就获取足够的R76图文。


然而对于R76圈的新人,无论是新读者还是新创作者,都是受这一事件影响最大的群体。肇事者低俗的手段,几乎不能影响到千粉万粉且早已互相关注的触,反而会因为读者搜tag次数下降、甚至废弃tag,造成新人文手、画手关注度下降,新读者无所适从。肇事者,你伤害的是R76这个你口口声声说爱着的CP,你狠狠地打了曾经相信你的粉丝们的脸。


3. 最后,请继续喜欢R76R吧!经过这起事件,我们看到这个圈内,无论是太太还是读者,都积极且活跃地,以冷静而克制的方式热爱着R76R。尽管受到了诋毁和伤害,没有任何一位当事人打tag隔空骂战,反而产出更加丰富。76和reaper都是如此之有魅力的角色,辉煌与黑暗交织的过去、奋起与坠落共存的现在,都令人如此着迷。请同他们一起走下去吧!

活在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