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大腿大腿大

茨酒/小狐三日/堀兼/r76/源藏
大概是这几个

【麦藏】大冒险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剧情比较的雷,慎入
#源氏和半藏只是兄弟,不存在任何恋爱关系
#安娜是麦克雷的偶像设定
#轻微的r76

=====

等到麦克雷有时间来思考他是谁他在哪的时候,他已经喝的连那边是天那边是地都不知道了。一旁的卢西奥一边放着超大声的歌曲,一边使劲的摇晃着他,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他身处半藏的欢迎晚会上,而晚会的主角正在角落里默默的喝着自带的清酒。

他努力的睁大眼睛试图通过辨别卢西奥的嘴型来判断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在看了一会儿后牛仔才慢悠悠的反应过来,把耳朵向那位精力旺盛的年轻人靠拢了一点。最后麦克雷勉强听清楚了几个单词,有点像是什么“真心”“大冒险”“输了”“惩罚”。

哦得了吧,他想,我怎么可能输呢。

在选择抽那张惩罚牌的时候,麦克雷发誓他遇到了他第二大的困扰,第一大的困扰是不败战神(他自己给自己取的称号)居然在真心话大冒险吃了瘪,而第二大困扰就是他到底要选哪张牌。

实际上周围人的表情已经让他明白了这堆牌里没有哪一张是好东西,麦克雷甚至不会怀疑,此时他取下死神和76的面具后绝对会看到两张笑裂的脸。之所以有那么多的惩罚牌可以选择,只不过是给大家多提供几个笑料罢了。

牛仔甚至听见了猎空在角落里大喊着加油,这姑娘刚刚错过了猩猩科学家的钢管舞,而现在她已经全副武装,为了避免遗失什么细节,这群年轻人还摆了一个摄像机出来。

听天由命吧。他告诉自己,然后闭上了双眼在一堆相同的牌里抽了一张自己觉得最帅的。卢西奥迅速的把他抽中的哪张牌拿了过来看了一眼,于是当麦克雷睁开眼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卢西奥正以一种极其痛苦的表情---想要大笑却拼命憋住那样看着自己。出于战友之间的情谊和朋友之间的关心,他伸出了自己的金属右臂在卢西奥的肩上拍了拍,DJ保持着憋笑的表情把手中的牌递给他,然后他终于大笑着向后倒去,稳稳当当地落在了沙发上。麦克雷犹豫了一下,将手中的牌翻了个面。

“给在场的每人一个热情的吻。”牛仔大声地念出了哪张牌上的内容,他觉得他平时低沉沙哑充满磁性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却有一点干巴巴的。

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他听到了来自在场所有人的笑声,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这么开心?麦克雷自己也不知道。他站起身给了在场所有可爱的小姐们一个吻手礼,除此之外他还收到了查莉娅充满力量的握手(希望那真的是握手),小美的拥抱,来自天使、黑百合以及莉娜的贴面吻,而接下来让他头疼的是那些“可爱的”男士们。里约热内卢的小伙给了他一个充满家乡特色的热情拥抱,作为回礼麦克雷在他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而莱茵哈特则是大笑着弯下了自己的腰,好让麦克雷能够的着他的脸。源氏的机械面甲遮住了他的表情,麦克雷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冰冷的面甲上留下了一个热呼呼的吻。

76和死神已经团在了一起,面具被丢在了一旁,露出脸上可怖的伤口。看着逐渐靠近的牛仔,前暗影守望的指挥官再一次露出了久违的威胁表情,而一旁的杰克·莫里森正在努力皱眉,试图让自己的脸看起来更具有震慑性。

“很遗憾,你们是阻止不了我的。”他感觉他的声音再次充满了魅力。牛仔一个战术翻滚到两位前指挥官身旁,给了他们的脸各一个吸出声音的吻。

莱耶斯差点被吓成一堆黑雾,麦克雷已经看到了他周围起了一些黑烟,而莫里森已经被吓地戴上了他的战术目镜,至少麦克雷认为他们是被吓着了,他在心里大声地嘲笑着他们真是一群胆小鬼,如果不是他现在还有任务要完成,他可能会丢一颗闪光弹过去。

一旁的大猩猩正努力把自己缩在角落里面,在麦克雷的视线与他重合的时候,他尴尬的举起了手中的花生酱。

“呃…你好啊…麦克雷……”温斯顿朝着他挥了挥手。

耿直的科学家明明白白地表现出了他对麦克雷的吻的嫌弃之情,巨大的猩猩随着麦克雷的前进而后退,又随着麦克雷的后退而继续后退。最后他还是没能逃过一劫,麦克雷再次使用了战术翻滚——这技能的实用性实在是好——他扑向了大猩猩,然后在温斯顿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充满酒气的香吻,至少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个香吻,但光是从表情看来,温斯顿好像并不赞同这个意见。

现在除了那些因为出任务而不在的人以外,在场的所有人里就只剩下一个目标人物了,这让麦克雷松了口气,但同时也有点遗憾安娜并不在这里,而直到他和半藏互相盯了有几分钟以后,源氏幽幽的声音才让他发觉自己那口气是松早了。

“你小心点,我哥打人很痛的。”

善意的提醒,不知道背后藏着多少的心酸,然后他朝着源氏大声地叹了口气,希望源氏能够感受到他的同情之心。

弓箭手坐的位置风水极好,麦克雷要是一个战术翻滚滚过去,要不然会卡在沙发上,要不然会卡在桌子上,最后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老老实实的走过去。半藏看起来像是比温斯顿更加耿直一点,麦克雷往前一步,他的眼神就冷一分,等到麦克雷终于挪到他身旁的时候,半藏已经用看着死人的眼神看着牛仔了。

“你好啊,”他运转着自己为数不多的清醒的思维试图说出什么逗趣的话来缓解一下气氛,“这世上总有什么地方是正午。”

“哦,麦克雷,”他听见自己的脑海里有个声音,伴随着他脑袋里出现的超大的警铃声感叹着,“你真的是糟透了,你现在连一个笑话都讲不好。”

半藏不出意外的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但从麦克雷的角度,他只看到了半藏微微下抿的嘴角,和线条优美的肩膀,以及半藏的胸。

“我的天哪,他真好看。”麦克雷脑海中的声音大喊了起来,他脑子里的警钟大声的让他觉得自己快要聋了,他甚至开始毫不怀疑自己大脑周围的血管里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酒精。然后他感觉他的手不受控制的向半藏伸去,最后他发现自己紧紧的拥抱住了半藏,弓箭手全身的肌肉都在这一瞬间僵硬了起来。

“欢迎来到守望先锋。”麦克雷努力让自己严肃一点,但是半藏的体温让他感觉自己要化了,他把半藏勒得更紧了一点,避免弓箭手有任何机会打到他,然后他在半藏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甚至还带有一丝口水的热情的吻。

======

“丢脸丢大了。”麦克雷躺在床上告诉自己,即使他的头痛的像是他昨晚用头撞了一百次墙,但是喝醉后那些尴尬的事还是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那该死的大冒险就不该出现,到底是哪个蠢货发明了这个游戏?

床头柜放着一盒药膏,旁边还有源氏留下的歪歪扭扭的字迹——这种药治疗被半藏打出的淤青特别有用。麦克雷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源氏以前到底有多么讨人厌,但他还是乖乖的把绿色的药膏涂在了脸上。

在他的“热吻”结束后,半藏还是挣脱了他“充满爱与关心”的怀抱,然后给他的脸狠狠地来了一下,“半藏打人很痛”果然不是什么玩笑话,但麦克雷知道弓箭手并没有下死手,不然他可能会看不到今天的太阳。脸上抹过药的地方变得凉飕飕的,麦克雷站起来在一旁的镜子里照了照自己半边是绿色的脸,绝望的躺回了床上,维和者坚硬的金属硌了下老牛仔的腰,他把自己缩成一团,任由温暖的阳光洒落在自己的身上,把自己染成金色。

似乎半藏脸颊的温度还停留在他的唇上,但是麦克雷已经什么都懒得去做了。牛仔伴着剧烈的头痛,再次陷入了沉睡。

====

在麦克雷再次醒来的时候,天使敲开了他的门,递给他一杯牛奶和一盘录像带,他看着那盘录像带,感觉脑海里久违的警铃又再次响了起来。

“这是昨晚的录像。”

安吉拉是怎么做到像一个恶魔一样的?

“人人都有份吗?”他觉得自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好了,喉咙好像被什么卡住了,舌头也比平时要大了许多。

“是的,人人都有份哦。”安吉拉对他露出了属于天使的微笑。

最后他接过了那盘录像带和那杯牛奶。他把牛奶一口喝尽,然后把录像带藏到了房间的角落里,并发誓不再看它。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