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大腿大腿大

茨酒/小狐三日/堀兼/r76/源藏
大概是这几个

【R76】【微源藏】麦克雷的一天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流水账
#日常欺负麦克雷
#麦爹和r76只是纯洁的战友友谊(和半藏源氏也是)
#雷


===
麦克雷再次表达了自己对于新造型的不满,然后被秩序之光从背后给了一下。

他再次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桀骜不驯的头发被发胶搞得服服帖帖的趴在头上,充满魅力的西部特色胡须被剃的干干净净,毛都不剩。

脏兮兮的西部牛仔套装也被扒了下来,换成了一套黑色的不伦不类的西装,左边上还挂着半块披肩 不过好在这套衣服还配了个帽子,戴上至少能遮住半张脸 如果他的络腮胡还在的话 。

要不是这件事足够重要,不然他宁愿吃十把霰弹枪,也不要穿这一身。天知道大清早在自己的房间门口捡到一张写有“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杰克和莱耶斯”的邀请函是什么心情,更别提旁边还画了一把小小的维和者。牛仔当场对天大呼,在他沉迷于炉石传说的这段时间到底错过了多少事。接下来冲进来的法斯瓦尼就把他恶狠狠的收拾了一顿。麦克雷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他还是礼貌的朝身后的秩序之光笑了笑。对方朝他点了点头,然后首先退出了房间。

妈的麦克雷,你总要踏出这一步的。

但是他感觉房门是那么的遥远,以至于他都走了几个来回了,还没有走出房间。

要是条件允许,麦克雷早就一路战术翻滚着走了,地上虽说会比较的脏,但至少他的披肩可以把他与地面隔离开来,但现在见鬼的是,他没有那块红色的披肩,而且杰西·麦克雷敢对天发誓,要是他真的一路滚过去了,秩序之光看着他“整洁干净明亮”的衣服,肯定第一个就把他打死在角落里,就算他侥幸逃过一劫,他还是会被死神和76打死,而除了“我心情不好”以外,麦克雷甚至没有还手的理由。况且作为一个绅士,保持体面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权衡再三,他还是走出了房间的门。

目标地点其实离基地不远,但麦克雷觉得他的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天使在路过他身边时吹了声口哨,麦克雷对她笑了一下,今天他笑的已经足够多了,但他除了笑还能干什么?这位称呼自己为“慈悲”的天使有时候反而比恶魔还可怕,至少麦克雷是不敢惹医生姐姐生气的。

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二楼的半藏往他前面射了一箭,麦克雷对着他扣了扣自己的帽檐,算是回了一个礼。出于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岛田兄弟每次出门都会走二楼,半藏勉强可以归于狙击手老是喜欢找制高点,但源氏明明属于喜欢在背后近身阴人的类型,不知为何却也要和他哥哥一起走上面。机械忍者的手有意无意地贴向他的兄长,麦克雷觉得这种感觉有点熟悉,就像是他扔出去的闪光弹被源氏弹了回来,最后把自己闪了的感觉。

牛仔把地上的箭拔出来,有点心疼的看了看地板上的洞,然后麦克雷使了使劲,把箭又扔了回去。

“不—用—谢—”他用口型喊道,并且收获到了来自源氏的嘲讽。隔着厚厚的面甲都能感受到源氏威胁的眼神,麦克雷心疼了自己一下,然后转身骑上了自己停在基地门口的小电瓶车,慢悠悠的往现场赶。

其实他也不想骑电瓶车,但是他的摩托在出任务的时候损坏了(其实是爆炸了),然而新买的车又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拿到,他本是想向组织申请了一台车暂时用用,于是温斯顿在一天下午推来了一辆花里胡哨的小电瓶,经过辨认以后牛仔发现这还是中国进口的,粉红色的牌子上印着“牡丹之约”这几个字。虽说让一个三十多岁的牛仔骑电瓶车的确是有一些违和,更何况这位牛仔还穿着一身正装,但是电瓶车相比十一路来说还是方便了许多。

所以当麦克雷到达的时候,他直接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剃了胡子的麦克雷简直是一个会走路的大新闻,人人都知道牛仔宝贝他的胡子就和有的女生宝贝自己的头发一样,在剪头发的那一瞬间叫的像是打鸣的公鸡,甚至会把自己剪下来的头发收藏起来。麦克雷承认这两件事他都干了,只不过对象换成了胡子。他从电瓶刚下来就直接走上了正中间的红毯,周围人火辣辣的目光让他觉得他是正在参加什么电影节的明星,尽管他对自己的身材有足够的自信,但一直在他周围闪现的猎空还是让他有点怀疑自我。

“莉娜,你有什么事吗?”

猎空呆了呆:“麦克雷?”

“是我。”他向猎空比了一个维和者的手势,然后对着空气来了个小小的六连。

“哇,真的是你?”可爱的姑娘努力装作严肃的学着他平日扣帽子的动作,最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真帅,还有,你的座位在哪里。”她朝着前排的某个地方指了指,然后一个闪回回到了温斯顿的身边。大猩猩朝他挥舞了一下手中的花生酱,算是和他打了个招呼。

麦克雷在前排找到了自己的座位,莱耶斯仿佛是害怕他眼瞎一般,在座位上摆了一个巨大的写着“麦克雷”的LED的牌子,麦克雷上一次看到这种玩意儿还是在卢西奥的演唱会上,DJ的狂热粉丝们在台下举着这些牌子,宣扬着自己对偶像的爱意,不过麦克雷倒是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享受到这个待遇。

一旁的安娜一脸语重心长的看着他,“麦克雷,”她敲了敲桌子,“你要加油啊。”

年仅三十九岁的单身一枝花使劲地用手在自己的脸上划了一把,然后就着捂脸的姿势不动,从手指间的缝隙观察着这个残酷的世界。猎空和温斯顿呆在一起吃花生酱,源氏还赖在他哥哥身上,至于76和死神,这两个家伙正在后台准备着他们的婚礼。

麦克雷努力把自己摆成一个魅力中带着一丝慵懒的姿势,这并不算特别难,如果你有一张好脸的话。麦克雷正好达到了这个标准,他甚至还附带了标准帅哥的身材,这让他充满自信。

安娜看起来像要给他一发催眠针,显然持久没上场的主角让她有点不耐烦了。

麦克雷又自己换了几个姿势,直到熟悉的婚礼配乐响起他才把自己的被扭直,然后把自己的屁股好好地放在凳子上。

那两个人的出现简直差点让全场的人都爆炸了,至少dva如果带着她的战甲的话,那么现在所有人都该去愁应该躲在哪里了。这位充满活力的女孩的欢呼声快要把屋顶掀翻了,不过一旁的狂鼠倒是真的炸了几下。

“莱耶斯明智的没有选择黑色的西装,”麦克雷在心里偷偷地想,“黑色会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根黑色的棍子,而不是一个穿了黑西装的人。”

他对着莫里森吹了声口哨,不出所料的得到了莫里森的的皱眉与来自莱耶斯的眼神攻击。

但是说实话到现在了麦克雷也没看到神父的出现,结果莱耶斯一把拿开那块大型LED板,然后把麦克雷从自己的位置上拉上台,告诉他他已经被强征为神父了。这位新晋神父还有一点懵逼,他出门之前做的事除了找一下镜子以外也没有什么了,而莱耶斯现在让他做神父?他对于神父该说什么一点概念都没有好吗!

“呃…那么,杰克·莫里森先生,你是否愿意与加布里尔·莱耶斯先生同甘共苦,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呢…顺便问一下你愿意和他在一起一辈子吗?”麦克雷努力搜刮着脑海里保存的那些言情作品,试图拼凑点什么内容出来。

莫里森露出了自从他以士兵76身份回归以来最温暖的一个笑容,这让他的伤疤都缓和了。

“我愿意。”他说

麦克雷做了一个被肉麻到的表情,他把话筒凑拢了一点,“你呢,莱耶斯先生?”

死神对着他点了点头。

“我愿意。”

“好吧,那我就宣布咯,杰克·莫里森与加布里尔·莱耶斯在此结为伴侣,不离不弃,永不分开。”他用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词来祝福这两个人,新婚的情侣在他面前热吻,而他只是默默地坐到一旁。

然后他为自己点了一根烟。

:-)

====
每次写r76都会不自觉地带上麦爹,果然麦爹是块砖:-)
以后会努力改掉这个毛病

评论(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