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大腿大腿大

茨酒/小狐三日/堀兼/r76/源藏
大概是这几个

【算是R76】起不来名字了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我好像把天使写崩了,好像把死神也写崩了) 流水账
#也许有血腥描写把,反正小学生文笔也看不出来

===

莱耶斯正在试图把那些从他脸上掉下来的东西重新塞回去,顺便把他脸上的洞用什么东西堵住。

他刚刚才从床上醒来,记忆还停留在瑞士总部的那场爆炸和他怀里的杰克·莫里森。天使在一边啜泣着,低声念叨着什么东西。莱耶斯用手捂了下脸,他看见他的手变成了缺血的颜色,然后他摸到了他的眼球。

莱耶斯再次确认了一下,那玩意儿和他曾经抠出过的所有眼球摸起来都一样,但是为什么他会摸到自己的眼球?

他用手在自己的脸前挥了一下,带起了一小片黑雾。

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小镜子,他想了想,还是拿起来照了照自己。一瞬间他以为他拿起的是什么鬼片的截图,黑雾在他的身边环绕,他看见他的脸不停的分崩离析,然后又不停的重组。他甚至能从脸颊看到他的牙齿,然后他的脸变成一团带眼镜和牙齿的黑雾,再变成实验室里只有肌肉和血管的人体模型,最后变为只有短短几十秒的莱耶斯,甚至都算不上完全版。

“这是什么?”他问一旁的安吉拉,而对方依旧在啜泣。不过这回他听清楚了,医生一直说的是“对不起”。

“这他妈是什么?”他觉得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不在手边的地狱火让他勉强克制住了心中翻腾着的破坏冲动,一瞬间齐格勒抬起头来看着他,而天使通红的眼睛和苍白的脸色让莱耶斯产生了他正在面对一个吸血鬼的错觉。

“安吉拉·齐格勒,你他妈对我做了什么?”

天使沉默盯着他,这让他感到更加的烦躁。

“我们已经失去了杰克,我们不能再失去你了。”

“说的真好,天使,”他特意在天使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换来了安吉拉更加愧疚的表情,电视里关于守望先锋解散的新闻像是电钻一般从他脸上的洞钻到他的大脑里面,“但是这里没有「我们」,也没有守望先锋。”

安吉拉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彻底伤透了,守望先锋的解散和杰克·莫里森的死讯明显给这位顶尖医生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我找不到杰克的尸体,”天使顿了顿,“但是我看见了你的。”

不可能。

莱耶斯对自己的记忆力有自信,他记得在楼房因为爆炸而塌陷的时候,他本能地紧紧搂住莫里森,而童子军也伸出手使劲地圈着他,一瞬间他们两个像是两只护崽的老母鸡,张开翅膀拼命想保护好对方的安全。

而莱耶斯发誓他从没有松开他的手,甚至他在失去意识前最后摸了一下童子军的屁股。

但是现在杰克·莫里森不见了,唯一的可能是他放开了他自己的手,接着把莱耶斯的手从他的身上拿开后,自己离开了那里。

杰克·莫里森也许没有死。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他再一次地丢下他一个人。

莱耶斯觉得自己受够了。

他从病床上下来,无视安吉拉的阻拦,然后伸手拿了一块布把自己的脸遮住。他身上还穿着破破烂烂的暗影守望制服,唯一完好的只是那双军靴,但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莱耶斯在一个大箱子里找到了他的地狱火,然后他径直走到门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别让我再看见你,天使。”

“现在真他妈好极了,”他想,“守望先锋背叛了你,杰克·莫里森背叛了你,安吉拉·齐格勒把你变成了这个鬼样子,真他妈的好。”

他还是想砸点东西,所以当那几个戴着面具小混混靠近他的时候,莱耶斯简直感觉这是天降的大礼。毕竟会在大街上拦住一个身材高大,带着面罩,眼珠都露出来并且看起来像是丧尸的人也是只有少部分人才会做的事。这部分人要不然是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要不然就是像这群人一样,智力低下。

不得不提他的嗜血冲动自从复活以后就一直处于巅峰,而肉搏比起用地狱火直接崩掉对方的脑袋更能令他兴奋。他用随身带的短刀把第一个人捅了个对穿,然后一脚踢向第二个人的膝盖。

“咔嚓”的声音让他满意地笑了笑,笑声宛如地狱里的死神。

最后一个人正努力拿着一把西瓜刀想要够着他,哆哆嗦嗦的,还把面具取下来了,莱耶斯一个借力把第二个人推向他,然后那把西瓜刀便准确无误的砍开了那个人的脑袋。

他看着那个人又惊又惧的模样,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脑袋,使劲地往墙上砸了一下。

对方的鼻子已经歪了,鲜血从那里流出来,莱耶斯能看到他的脸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但是还是有心跳的声音。

于是他又来了一下,这下对方的鼻子已经扁了,痛苦的哀求和大叫充斥着莱耶斯的耳膜,但心跳声依旧是那么的强壮。

第三下的时候对方还在大叫着,莱耶斯听见了头骨裂缝的声音,在心跳声、呼吸声和呐喊声中是如此的明显。

当他把对方的头第四次砸在墙上时,他感觉有什么献血以外的东西溅在了他的脸上,他停下来摸了一下,发现那粘粘乎乎的东西貌似是属于眼球的哪个地方的。

他趁着对方还有心跳的时候砸了第五下,然后那微弱的心跳便消失了。温热的脑浆在他的身上流淌着,铁锈味带来了一些不可言说的快感,莱耶斯唾弃被欲望控制的自己,但是他却又放任欲望将自己吞噬。

他会杀了每个他曾欣赏的人,他会杀了所有他熟悉的人。

然后他会杀了他最爱的人,他会杀了莫里森。

他从地上捡起羊骨制的死神面具,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从现在起,这个世界上不再有加布里尔·莱耶斯,有的只是死神。

:-(

===
我写的…我就是腊鸡…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