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大腿大腿大

茨酒/小狐三日/堀兼/r76/源藏
大概是这几个

【源藏】种弟弟

#弱智标题ooc文笔人物崩坏剧情天雷我都有
#故事改编自一个传说叫什么名字我想不起来了,想起来再改

====
六岁的岛田半藏做了一个梦。

母亲给了他一颗小小的种子,一颗种出一个弟弟的种子。半藏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照顾种子,但几个月过去了,地面上除了冒出一个绿色的小苗以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于是半藏下定了决心,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背上了自己木制的小弓箭,独自一人前往花村的后山,去拜访神秘的南风神龙。

一路的路途十分艰辛,半藏差点从陡峭的崖壁上摔下去,还差点在森林里迷了路,但旅途的最终他还是到达了山巅,神龙盘旋在一块巨石上,迷雾隐去了它的身影,但是它巨大的脑袋仍旧露在了外面。

“凡人,你有什么事吗?”神龙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您好啊,伟大的神龙,我想问问您,我种下的种子一直没有长大,那么我到底要怎样才能拥有一个弟弟呢?”

神龙沉思了一下,然后半藏发现他的面前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一包肥料。一旁的神龙对着他点了点头便消失了。肥料的包装看起来花花绿绿的,一点也不符合龙神的形象,但半藏想了想,最终还是抱着那一包肥料,急急忙忙地从山巅回到了小苗的旁边。绿色的小芽比起之前来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他用手捧了一小把肥料,轻轻地洒在了周围的土地上。

只见原来一动不动的小苗突然开始生长,绿色的藤蔓从地上冲出来又缠绕在一起,一根树枝把半藏从地上捞了起来,随着越来越高的树一起缓缓地伸入天空。半藏能感觉到云朵从他的脸庞拂过,带来一丝丝的凉意,他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发现其实云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最后,托着半藏的树枝终于停止了生长,太阳在不远的半空中漂浮着,却远远不及在地面仰望时刺眼。半藏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有种想跳下去的冲动,于是他手臂在树上借了一下力,纵身一跃,然后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云上。

“你好啊孩子,”一只白狼踩着云向他走了过来,“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你好,”半藏注意到白狼的双眼下各有一缕黄色的毛发,这让他看起来更加的与众不同了。尽管母亲虽然嘱咐过他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但是面前这只白狼怎么看也不属于“人”的范畴。半藏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向白狼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大树。

“母亲给我的种子在龙神的祝福下—”他顿了顿,那个应该算是祝福吧?“它长成了大树,可是这棵树却一直没有结果。”

年幼的半藏皱起了眉头,他听见一旁的白狼好像轻声笑了一下。

“这颗树已经结果啦,”白狼说,“只不过果实在它的最顶端呢。”

半藏往天空看了看,大树一直向上延伸,看不到尽头。

“我可以送你上去哦,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他白狼靠近了一点儿,“如果你找到了你弟弟的话,一定要保护好他哦。”

然后他对着天空嚎叫起来,微风轻轻的绕着半藏转动,化作两只白狼的样子将半藏轻轻托起来,随着微风的摆动而快速地上升,最后在大树的顶端,白狼化作一阵烟被风吹散。

大树的顶端果然有一颗红色的果实,半藏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果实发出了细微的爆裂声,他把手放在了果实的上面,果实便迅速的裂开了一道大口子,一只绿色的小灵雀从里面飞出来。

“你是在找我吗?”小鸟停在了半藏面前的树枝上。

“你好啊,哥哥。”他说。

半藏往后缩了缩身子,“你好。”

“我带你回家吧,”小鸟跳了跳,然后他衔起了一根小树枝,“抓住另一头,我就可以带你飞起来啦。”

半藏伸出手,握住了那一截小小的树枝,闭上了眼睛,和小鸟一起飞往家的方向。

===
半藏醒的时候,源氏正躺在他的怀里,他迷迷糊糊地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却始终记不得内容。

源氏把脑袋往他的胸口靠近了一点,于是他的也兄长伸出手,抱住了源氏。

===
半藏还握着刀柄,长长的刀身隐藏在源氏的胸膛里。他一瞬间记起年幼时的那个梦,灵雀递给他一根木棍,让他们两个可以一起飞翔。

他突然觉得手中连接彼此的刀是如此的烫手,源氏的血液像是硫酸一般腐蚀着他的皮肤。

在六岁时他握住了那根木棍。

现在他握住了手中的刀柄。

但是岛田半藏清楚地知道,他已经失去了那只灵雀了。

:)

===
源氏:让你弟弟我带你装逼带你飞。

评论(2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