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大腿大腿大

茨酒/小狐三日/堀兼/r76/源藏
大概是这几个

【源藏】七夕的告白

#弱智标题出卖了我的小学生文笔和严重的ooc
#祝大家单身狗节快乐
#毫无常识的文章,剧情充满了雷

===
在麦克雷第76次怂恿源氏大胆地放飞自我向半藏表白时,源氏终于表现出了一点点这方面的意向,毕竟常年单身这种事除了麦克雷,基本也没有谁能够愉快地接受。

“你就直接从背后抱住他,然后念我给你的这段台词,绝对能成。”

源氏接过麦克雷递来的纸条,上面用漂亮的花式字体写着一些台词。

“啊,我的爱…”源氏理智地停止了阅读下去的行为,并把纸条放在了麦克雷的脸上。

牛仔倒是自诩风流,就算单身也仍然是守望先锋的第一枝花儿,但源氏不一样,暗恋对象就在自己面前,表现不好可能就后悔终身了。

“不要怂了,直接上吧!”D.va大笑着从他身边经过,“其实你可以去找找死神问一下意见的啦!”

死神么?听起来不错。

===
“我当初怎么追莫里森的?”死神明显是喝高了,他站在酒吧中间,用慢十倍的速度来表演空手死亡绽放,赢得了周围评委的一致好评。

查莉娅对他比了一个充满不屑的手势,然后那位运动员向他扔出一句话。

“In Russia,game plays you.”

死神想了想还是装作了没听懂的样子,把身子侧向源氏。

“很简单的一件事,跑到他面前,吻他,然后一切ok。”

源氏想了一下自己跑到半藏面前吻他的样子,打了个寒颤,同时为士兵76感到默哀。

“谢谢,不过还是算了。”

把这个当作C计划吧,他想。

===


莉娜一脸惊奇地看着他:“呃…源氏你知道的,我并没有追过多少人…也许你可以试试送半藏一些他喜欢的东西?至少当初我就送了温斯顿一箱的花生酱…”

送点礼物?这让源氏有点为难,他突然发现自己也许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了解半藏,半藏的具体爱好?他还真的不清楚。唯一能够勉强记起的只是半藏在皱眉看向源氏的手办玩偶屎,视线在洋葱小鱿上多停留了一秒。

也许这能是一个突破口。

机械忍者在内心里打了一个勾,然后把送礼作为自己的B计划。

===


接下来源氏也没能咨询到什么比较好的方法。

美努力地思考了半天,最后告诉源氏,也许他该带着半藏去吃火锅;狂鼠直接递给了他一个炸弹,吓得他不得不用手熄灭了引线;安吉拉和黏在她身边的法芮尔告诉源氏,也许他们应该飞上天试试,她们可以把装备借给他和半藏;托比昂把他拉到角落里告诉他,也许必要时耍点流氓?

是不是声音像的人性格也会比较像?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死神和托比昂的建议都这么一致?

不过他喜欢。

===


秩序之光白了他一眼。

“源氏,你得有个计划。”

我有六个计划。不过这句话他没说出来。

“你得设计一个大的计划,然后在根据不同人的建议来修改,但是你得清楚你该做什么。”

也许强迫症的智商会比其他人高那么一点点?至少源氏希望他第一个拜访的就是秩序之光。

反正事已如此,源氏内心已有了打算,硬着头盔也要上了。

===


半藏在七夕的当天收到了自家弟弟的信,里面有一张游乐园的门票,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毅然赴约。

等他到的时候源氏就站在门口,人群之中背着一个丑不拉几的背包的智械十分引人注目,半藏看到已经有几个姑娘和源氏留下合影了。

对方在看到半藏的时候热情地招了招手,顺便帮半藏引来了一大堆如狼似虎的目光。

这让半藏有些尴尬,他今天穿上了许久未碰的常服,而他不知道也并不想知道别人(特别是源氏)看了之后会有什么感想。

然而源氏只是吹了声口哨,拉着他到了一旁的火锅店里。

半藏能从源氏绷紧的肩膀看出来源氏的紧张,但是他现在要比源氏紧张一万倍,要知道就算是岛田家的家主也有没做过的事,而吃火锅就是其中一件。

他一动不动地看着源氏为自己调配好佐料,然后又贴心地为他点了鸳鸯锅。

半藏以为他们的目的地是游乐园,但是他弟弟果然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奇男子。

他用筷子小心翼翼地加了一片叫做“黄喉”的奇异食物,然后把它浸在锅里,过了一会儿又小心翼翼地把它夹上来看了一眼。

“哥你别急啊,那个没熟呢。”源氏接着给他夹了一大堆菜,有些他还能看出个名堂来,有些他则是彻底不认识了。

“我知道!”他有点生气,他只是想把那片黄喉举起来看一下好吗?

===


结果当他们两人走出火锅店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源氏这才慢悠悠地领着半藏进入游乐园。倒不是他故意安排的这么晚,只是半藏对于火锅的兴趣的确出乎他的意料。最开始他还只是在白锅里烫一些蔬菜,到最后他佐料里的辣椒已经比源氏还多了。

灯光下半藏的嘴唇有点微微发红,不过现在他们两个在黑暗里,源氏倒是不怎么看得清楚了。

夜晚的人也比较少,他们没有花费多久的时间就坐上了摩天轮。

密封的空间里关着两个人,还关着静谧的空气。

源氏偏过头不看半藏,而只是凝望着夜景。

“真好看。”

半藏愣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源氏这句话是对他说的。这个想法让他感到了羞愧,而源氏只是仍然看着外面城市闪烁的灯光,仿佛忽略了半藏的存在。

然后摩天轮突然在他们升到最高时停下来了。

源氏从他一直背着的背包里抽出一个盒子,递给半藏。

“哥,七夕快乐。”

不远处的天空绽放出烟火,半藏转过头盯着那里,源氏能够看见烟火在半藏眼中映出的一片星空。

他的兄长打开了这个盒子,在里面找到了一只洋葱小鱿。

源氏取下了自己的面甲,把自己的唇覆上半藏的,对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然后源氏感觉到半藏伸出手想要推开他,但是这只是让源氏抱得更紧了,洋葱小鱿被夹在两个人的身体之间,不幸地被挤成了洋葱小鱿饼。

有那么一瞬间,源氏想要忘记一切,忘记他们的身份,忘记这个需要他们拯救的世界,忘记时间的流逝,让一切暂停在这一刻。

他现在有了火锅,有了爆炸,也有了夜晚天空的景色,顺便还耍了流氓,吻了半藏。还差些什么?

半藏的手仍然抵在他的胸膛上,源氏花了一些努力来中断这个吻。半藏湿热的气息喷吐在他的脸上,在金属部分结起一层白雾。

他看着半藏的眼睛,在烟火爆炸而发出的一刹那的光亮中他终于在那里面看到了自己。

他想他得对半藏说些什么,也许是轻佻的情话,也许是庄重的山盟海誓,但这些都不是源氏想要的,半藏允许了他粗鲁的拥抱和那个吻,但他不知道半藏的底线是什么,也许只要一个动作或是一个字说的不对,那么现在的这一切都会瞬间灰飞烟灭,所以他所做的只是把半藏抱得更紧,然后随着呼吸的节奏小心翼翼地吐出一句话。

“哥,做我男朋友吧。”

老土的告白。但是源氏感觉到半藏颤抖了一下,也许是感到肉麻或者恶心或是什么,源氏并不清楚,但接着他的兄长放下了抵着他胸膛的手,然后把头放在了源氏的肩窝上。

源氏把这当做半藏的默认,他本想就着这个姿势在待一会儿,但是摩天轮又动了起来。

但是这样也不错,他想。

只要和半藏在一起,什么都可以算是不错了。

fin :)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