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大腿大腿大

茨酒/小狐三日/堀兼/r76/源藏
大概是这几个

【R76】男朋友和徒弟交换了身体怎么办?急,在线等(二)

#放飞自我的产物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
#雷
#理想是写一把四十米大刀,写出来发现是一把指甲刀
#流水账

=====

莱耶斯把自己均匀的瘫在沙发上,像是美上次给他们一人一份的煎饼一样。不过据传说在几十年前的中国,这种姿势被叫做葛优瘫。但是谁是葛优?管他的呢。

麦克雷在沙发后面用着莫里森的身体不知道在搞些什么,莱耶斯试图一个咸鱼打挺转过身看一眼,可惜他现在心力交瘁,连一呼一吸都带着颓废的气味。莱咸鱼慢慢地翻了翻白眼,视野慢慢地升高,从茶几晃到电视机,再到吊灯,然后是天花板,接着是天花板,还是天花板。他眼睛都快撑爆了还是看不到背后,最后他终于把自己翻了一个身。

“莫里森”把手伸到了自己的T恤里捏了一把自己的腹肌,然后现在那只充满罪恶的手正伸往他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地方。

“我去你妈的麦克雷你他妈在干什么!”莱耶斯从沙发上蹦起来,一只手抽出自己的霰弹枪高高举起,像飞机机翼上的士兵举起自己的手榴弹那样随时准备把他心爱的小枪枪砸到麦克雷的脸上。然后他有幸看见了麦克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手插到了自己的裤兜里,然后用两只蓝色的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自己。

神他妈莫里森都从来没有这样看着我过啊!但是现在问题再次出现,你是要打你妈身体里的女朋友还是女朋友身体里的你吗?莱耶斯感觉自己已经自我膨胀了,他手上的霰弹枪不由自主地拐了个弯,砸在了一旁的“麦克雷”身上。对方的脸抽搐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强行假装的麦式微笑。

莫里森你知道吗你学的一点也不像诶。但是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莫里森在他说话之前就从披肩里(或者是裤子里)掏出了一罐什么东西扔了过来,接着那玩意儿带着破风声从莱耶斯的脸边擦过,击中了麦克雷的头。

麦克雷还在用你的身体好吗…莱耶斯有点被水淹没的感觉,果然真男人就是要对自己狠心?

罐子在一旁爆炸开,生物立场为“莫里森”正在流着鼻血的鼻子提供了良好的回复环境,但是“莫里森”还是“痛苦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这倒是让莱耶斯松了口气,毕竟被生物力场砸一下倒不是什么大事。

“麦克雷”又从自己的裤子里掏了个玩意儿出来,对准莱耶斯就径直扔了出去。莱耶斯对此表示胸有成竹并选择了不雾化自己。

像是之前那个一样,这个东西在莱耶斯的面前炸开,只不过耀眼的闪光在一瞬间就夺取了他的视力,接着左脸就传来了一整撕心裂肺的疼痛,像是把脑袋夹在门缝里的时候有人使劲的踹了一脚门。这玩意儿居然不是奶棒?

去你妈的麦克雷,去你妈的闪光弹,去你妈的身体交换!

莱耶斯感觉到有什么人骑到了他的身上,等他的视力终于回到了它该在的地方的时候,莱耶斯注意到有一位西部多毛牛仔把他当作了板凳。

你醒醒啊莫里森你还穿着麦克雷的皮呢!莱耶斯最后选择了闭嘴,这句话说出来都是在毁形象。

干脆死了算了。但是现在他的手被压在“麦克雷”的屁股下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也不是说他没想过雾化自己,但是一旁的“莫里森”不知道多久爬了起来,扶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吸尘器对他笑的灿烂。

我不活了。ಥ_ಥ

吸尘器,或是被压死,这是个问题。

他从来没想过麦克雷有那么重,有机会他会把这小子扔去魔鬼训练,还有莫里森也是,是时候给他科普一下善待他人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了。

猎空在经过他们的时候吹了一声口哨。

吹个屁的口哨,我都不会吹口哨!

“麦克雷”移了移自己的屁股,那条“BAMF”的腰带正好卡在莱耶斯的盆骨上,这次痛的像是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把腰撞到了门把手上面,简直心碎。

“晚安,伊古比古。”麦克雷给他了一个飞吻,接着莫里森给他来了那么不是很重的一下。这导致他在被扔上沙发的那一刻醒了。

莱耶斯你这个腊鸡,你还有些事还没做,他迷迷糊糊地想起来什么,也许是找到温斯顿解决他的问题,或者是督促麦克雷减肥?

他还没和房间里的那盆多肉说晚安,还有莫里森的晚安吻(尽管他还在麦克雷的身体里),《探险活宝》他才看到了第三季,他和莫里森的旅行计划才踏出了第一步,尽管目前莫里森的身体里住的是麦克雷。而现在莱耶斯孤零零的躺在沙发上,脑子里全是这些他还没做完的事,所有东西看起来都是那么乱七八糟的,莫里森和麦克雷突然就不见了,只剩下莱耶斯乱糟糟的大脑和一地狼藉。没有男朋友陪伴的夜晚是如此的寂寞,这让莱耶斯甚至有点想哭,然而他最后还是把自己的那几滴男人泪憋了回去,他才不会给麦克雷留下任何的把柄。

他用了一个最平淡也最莫名其妙的方式给自己这最不寻常的一天结了尾。

一个人躺在沙发上陷入黑暗。

====

莱耶斯还是一个人躺在沙发上面。

高跟鞋撞击地面发出的声音刺激着他的耳膜,把他从黑暗中唤醒。

黑百合在他旁边擦着她那把宝贝狙击枪,一边打量着他。

“终于醒了,睡美人?”她从胸腔里挤出一丝讥讽的笑声,“我以为你不会醒呢,脸上一巴掌都叫不醒你,后来我还踹了你一脚也没用,是什么把你叫起来的?”

“你会死在我的手里。”

狙击手挑了挑眉,“你的起床气真大,小可爱,不过不是现在,我们还有任务。”

她把枪背在身后,率先走出了房间,只留下死神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他的大脑还有一半沉浸在那个蠢兮兮的梦里,而他的理性告诉他守望先锋在那场爆炸发生的时候就解散了,他听说过新守望先锋成立的消息,但不得不再次强调他真是做了一个愚蠢的梦。死神早就记不得自己杀了多少个守望先锋的特工了,最初他还能记得他们脑浆的温热,后来死神也逐渐麻木了,那些尸体之中有几具是无罪的,但死神不会因此错杀任何有罪之人。然而他居然做了这么一个梦,简直可笑至极。他知道守望先锋不会接纳他,他很清楚这一点,而他也从不奢望能够回到那个腐朽的组织里去。他会收回他教给麦克雷的一切,而至于杰克·莫里森,死神把手放到了白骨面具上。

从他选择称呼自己为“死神”的时候,莱耶斯就确定了自己的使命。

他会亲手杀了他。

fin:)


====

想了想还是把我乱七八糟的想法贴上来。最初是想写一个关于莱耶斯的故事,即使他杀了这么多守望先锋的人,嘴上唾弃着守望先锋,但是内心深处某个地方仍然希望着守望先锋能够给自己留一个位置,所以才会做了一个这么奇奇怪怪的梦。

最开始是准备写梦中梦这样的,结果前一章写完了以后出去玩儿了几天,回来了就接不上了…结尾我写了很多个版本都不满意(有想过陨石遁),然后不停地改,就改成了这个样子。:(

其实我都不是很懂我在写什么,到后面就只是凭着对于以前列的大纲的记忆来写了,所以如果我的文章对各位小天使们造成了困扰,那么都是我的锅,一切美好属于角色,所有崩坏属于我。:)

最后请大家忘记我的这些胡言乱语,然后拥有愉快的一天。:)

评论(2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