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大腿大腿大

茨酒/小狐三日/堀兼/r76/源藏
大概是这几个

【R76】家族之刃

#巫师3au,标题来自其中一个任务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雷
#以后可能会出现源藏源
#莱耶斯和莫里森之间没有那么深的矛盾+他们不知道青年源氏的样子

====

这件事明显就是意外,世界上就只有那么几十个狩魔猎人还活着,怎么莫里森他就偏偏遇上了这么一个?不仅是遇上了,也不知道是那个缺德玩意儿把悬赏贴了两份在不同的位置——他的手不累吗——导致莫里森到达雇主那里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另一个猎人。

那人他知道,狮鹫派的招牌,莱耶斯,加布里尔·莱耶斯,带着白骨面具的死神,同时也是黑爪的雇佣兵,猎杀女巫的一把好手。据传闻他从来不会放过自己的任务目标,无论对方是好是坏都会被他变成尸体。莫里森听说过他,也了解他,努力想一下他还能回忆起莱耶斯在吃水果麦片的时候会把水果挑出来单独吃的细节,这个奇怪的习惯让他惦记了好久,不过要是他记不得这件事才奇怪了,加布里尔·莱耶斯,也被叫做死神的男人,是莫里森的前男友,也是莫里森最不想见到的人。

在死神刚有点名气的时候莫里森就注意到他了,奇怪的穿衣审美,狮鹫学派的标志性攻击方式以及那些和莱耶斯一默一样的生活细节,除了可以把自己变成烟雾以外和原版的莱耶斯没有任何区别。以上的结论来自于大量的观察,而观察的基础是跟踪,然而要确定一个人的身份,跟踪是远远不够的,于是莫里森在深夜带着一把铲子,独自前往莱耶斯的墓。他顺便看了看自己的坟,墓碑上写着什么“纪念一位伟大的英雄”,泥土有些松动,看样子是被挖开过了,尽管莫里森知道自己还活着,不过看着自己的坟墓被挖开总是有点不舒服,他甚至感觉到了哈娜曾给他提到过的所谓的菊花一紧。作案人百分之九十九是那个死神,剩下的百分之一可能是哪个墓地女巫准备把他的尸体挖出来做一些可怕的事。

墓穴女巫总是很可怕。

不过莫里森并不是很担心,他的坟被扒了又有什么大关系?反正里面也没有尸体,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满意,但是再过会儿他就可以让莱耶斯和他一样“暴尸荒野”。也许这样说自己不是一件好事,而且莱耶斯也不一定死了,毕竟他就是来这里调查这件事的。那个人的墓碑上还是什么都没有,莫里森上次路过这儿时为他画的黑白头像不知道被谁给擦掉了。也许他是不尊重死者,在别人的坟头上乱涂乱画总会让人家不满,但是莫里森每次都会靠莱耶斯可没那么容易死这个念头来说服自己的,何况莱耶斯如果死了,那么死神又是谁?

那个自大狂在三年前那场爆炸里受的伤还没有他曾经有一次因为任务失败而受得伤重,尽管那仍然是致命伤,但狩魔猎人的身体素质至少能让他不那么容易死。三年前爆炸的那个炸弹炸碎的只是他们两个的感情与那个名叫守望先锋的组织。

莫里森在那场爆炸中失去了自己的视力,现在维持他的视力的目镜是他专门委托矮人工匠托比昂制作出来的,色彩单调的世界总归是好于一片黑暗的。至少在挖坟的时候,战术目镜帮了莫里森不少的忙。

不出所料,莫里森敲开的棺材里空空如也,他随意地盖上棺材盖,也没把土填回去,只是抽出一直藏在口袋里的笔为莱耶斯的墓碑画了一个头像,然后潇洒地离去。

但是在当时他这样做时是没有想到自己会遇见死神的。

这直接导致了现在站在死面前的莫里森十分尴尬,对方多半看到那个丑不拉几的头像了,这意味着莫里森可能会受到一些奇怪的报复。

他曾经玩儿坏了莱耶斯的毛线帽,结果第二天起来以后发现自己所有的裤子都被剪了一个大洞。这个人的小脾气简直可怕,而莫里森发誓,死神要是不是莱耶斯那么他就从二楼头朝地跳下去。

而现在,按照莫里森了解的莱耶斯的尿性,在这个两个人隔着雇主深情对望的时刻,要是莫里森不先开口说些什么的话,估计他们会在沉默中灭亡。他组织了一下语言,尽量让自己听起来和过去一样。

“嗨,莱耶斯。”话刚脱口莫里森就后悔了,什么人会在刚和对方见面的一瞬间就抛出自己的底牌啊?

死神呆了一下,莫里森能够想象的出来白骨面具下的脸扯出一个讥讽的笑容。“你认错人了,童子军。”

尽管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喉咙里卡了十多条鱼骨一样,然而就冲那句童子军莫里森都能保证他绝对没有认错人。就算三年的时间让他记忆中莱耶斯的长相都逐渐模糊,但是这些细节却一直烙印在他的心里,每一个发音,每一个停顿都是如此熟悉,不过他也无意去争辩。雇主就坐在他们旁边,现在开始吵架并不是一件有礼貌的事。

于是莫里森把他的头转向那个没事贴两份悬赏的傻逼。他之前有提高过礼貌吗?不好意思忘记了。

总之那个傻逼还一脸得意地站在他们的中间。

“早上好啊,先生们。”

一个日本人。就连他嘴里吐出的单词都带着一股生鱼片的气息。还有他头上的草坪,莫里森一直以为亚洲人并不喜欢将绿色佩戴在头上,看来面前这家伙是个意外。

“我看到了你的悬赏,你是要找回你的刀?”莫里森是试探地开口,而旁边的死神还在凝视着空气。“不过你为什么要贴这么多告示?”

草坪挠了挠自己的头:“我没想到你们两个会这么巧…说实话我就没想过会有人接这个委托,它挂在那里都有几个月了,我正打算明天把它们取下来…不过正好,现在你们来啦!要不然我支付给你们两个同样的赏金,你们一起完成任务吧。”

莫里森有点犹豫,两千的赏金对于一个整天做义工的狩魔猎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钱了,总比有些人每天捡一大堆盘子小瓶然后到商人那里换钱有尊严一点。死神没说话,这代表要不然他在乱想些什么,要不然就是他同意了,所以莫里森干脆地点了头。

实际上一把刀换两千块钱还是挺划算的,至少也不用在碧蓝的海边与1.2克朗一只的水鬼来一场美妙的约会了。

任务目标是为雇主拿到一把刀,据说那把刀是由他亲自铸成的,却被岛田家族的二少爷抢去了,如今岛田家主亲手弑杀了他的弟弟,那么那把刀也只是放在原地毫无作用,不如趁此机会拿回来,至少还能和它最初的主人在一起。

其实莫里森有点怀疑那个草坪小子是否真的能铸一把刀出来,当莫里森问及为何他家中根本没有铸刀工具时,对方只是笑着告诉他因为他才搬了家。

不过收了钱就得办事,他毕竟还是狩魔猎人,本职让他现在乖乖地把自己的屁股稳在马背上,与莱耶斯齐头并进。

莫里森以前的那匹马死在了那场爆炸中,于是他新找了一匹马,取了一个让他现在有些尴尬的名字。从他挨着马背以后他就没有叫过它的名,毕竟莱耶斯就在他旁边,再称呼一只马为加比似乎有些不对劲。莫里森本来以为这样会让自己更平淡地接受莱耶斯的失踪消息(他永远都不会相信莱耶斯会比自己早死),但是这并不行得通,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这让他更加尴尬了。

路有点窄,死神的脚时不时的会在莫里森的腿上因为晃动而碰撞几下,黑色的烟雾从他身上所有没有密封的地方飘出来。

莫里森再次打破沉默:“你是被小雾妖捉去当压寨夫人了吗?”

干得好啊莫里森,再一次说错了话。

死神白了他一眼,其实莫里森并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一个标准的白眼,白骨面具把他的脸挡完了。

“闭上你的嘴。你简直比那些整天叽叽喳喳的女海妖还要吵。”

莫里森努力克制住把手中的刀砸到他的脸上的冲动。

“你有计划吗?”他试图让他们两个的话题回归正轨。

“什么计划?”

“你难道要直接冲进去?岛田家族可不想你以前杀过的那些人一样毫无威胁。”

“是的。”

莫里森觉得自己聋了:“你要直接冲进去?”

死神拉了拉缰绳,他胯下的马打了一个响鼻,这把莫里森吓到了,他激灵了一下。

“我不想再多说了,但是我的计划就只是杀光敌人然后进去拿到那把刀,”他好像是才想起莫里森的存在,“你在外面等着。”

莫里森几乎能够想象得到死神的死状了,冲进去是简单,活着出来就不那么容易了,死神一向是对自己的技术有着信心,但这不代表莫里森要一起把头挂在他的裤腰带上。

“你吸引火力,我来找那把刀。”这是他能想到最简单的方法,死神足够招摇,而莫里森对于潜入也足够熟练,不过话说回来他也不用潜入。岛田家族的作恶多端早就被世人所熟知,而莫里森不介意为世界造一下福。

旧习难改。

“哼。”这是来自死神的回答。

他应该算是答应了吧。莫里森想。


tbc
又开新坑…颓废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