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大腿大腿大

茨酒/小狐三日/堀兼/r76/源藏
大概是这几个

2016.10.1

#ooc+小学生文笔
#类似于写作练习

===
半藏还能算是一个武士吗?这个问题连他自己也回答不出来。

细节已经记不清楚了。

是那把刀先撕裂了源氏,还是源氏的血先从刀身上滴了下来?那天死去的人是源氏,还是半藏?

他不知道。

也许半藏不需要成为武士,他只需要坐在那个位置上,成为岛田家的家主,然而他的确这么做了。岛田半藏端坐在他的高位上,凝视着身下骤然出现的鲜血。

源氏的。

他抬起头,犹如他从未低过头的样子。源氏站在他旁边,红色的液体从他胸膛上那道狰狞的伤口里渗出来,染湿了他的外衣,也染湿了半藏。新任家主伸出那只手,那只握过刀的手,他仿佛还能感觉到鲜血的温度,温热的血停留在了他的脸上,像是肌肤与肌肤之间的接触。

半藏的心跳停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他希望那只是源氏在背后偷偷吻了下他。

然后他发现他面前没有任何东西,空气充斥着他的掌心。

这让半藏用了那么一点时间去回忆。

源氏已经死了,他的弟弟,他唯一的一个在世的血亲和他命中注定的断头人,岛田源氏死了,半藏杀了他。

而半藏又有什么资格去死呢?

切腹从不是为他这种人准备的,亲手杀了自己的弟弟的恶魔又怎样能够光荣的死去?

半藏不想自我了断。他不配。他只配被最低贱的人杀死,他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但是那里不会出现他自己的血,他也许会死在一群不知名的小混混手里,会死在世界上某一个不知名的小巷,但他不能死在自己手里,他一直以为源氏给他带来的是污名和世人的鄙夷,所有人岛田家的二少爷生性风流;然而等待他杀死源氏以后,岛田半藏发现他杀死了自己的荣耀,他想起来源氏从没有过失败的任务,也从来没有辜负过他的哥哥。

离开岛田家的过程他记不得了,只记得他不停的嘲笑自己,源氏活着的时候多么希望和他的哥哥一起逃出这个牢笼,他的哥哥为此杀了他,而在他死后,半藏却选择离开了花村,浪迹天涯。

有时候他会做梦。他端坐在他的房间里,缓缓地把上衣褪到了膝盖,将一把锋利的肋差推入到右腹里,剧痛从腹部蔓延到全身,他花了点力气才把那柄小刀从右腹推到左腹,也许他的胃被划开了,他想。半藏尽力的让他的痉挛看起来不那么严重,但是痛觉已经压制了他所有其它的感官。源氏这时就会一直看着他,那双带着朝气的眼睛如今只会沉默地看着他,看着他将那把刀往上一提,然后半藏会回望着源氏。

接着源氏拔出了腰间佩戴着的长刀,砍下了半藏的头颅。那颗高贵的头颅掉在地上,半藏看着自己的头颅滚到了枕头上,无数个夜晚里源氏爬进他的房间,他们在那里亲吻,在那里缠绵;无数个夜晚半藏也会在那里推开源氏。

然后半藏会从梦里醒来。

这个梦伴随着他有好几年了,直到他回到花村的那个晚上。岛田半藏跪坐在“竜头蛇尾”之前,恍惚之间似乎再次听见了灵雀振翅的声音,接着另外一个人的气息突然出现。他拿起了自己的弓,向背后的入侵者射了一箭,对方轻而易举的用短刀弹开了这根试探性的音波箭。银白色的智械暂停了一下攻击,他全身上下的灯闪了一下,像是问好一般。

“好久不见了,兄长。”

半藏听见他这么说。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