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大腿大腿大

茨酒/小狐三日/堀兼/r76/源藏
大概是这几个

【酒茨】【博晴】茨木童子的三次拜访

#私设众多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

====
有那么一些时候,晴明总觉得自己像是在做金牌调解。

夫妻不和、朋友不和,甚至有些同志们还因为房事不和来找过他。

前两个倒是还好,房事不和大多时候也只是他和源博雅之间的问题,那个自大狂把自己争强好胜的性格发挥到了极致,就算是私下的两人世界也会出现让晴明忍无可忍的情况。不过最让他头疼的其实不是源博雅,那些式神和妖怪才是最麻烦的。

正好茨木童子是最麻烦的那个,无论是哪个方面。看起来像是能为酒吞童子牺牲一切包括自己,实际上内心里住了一个害羞得不得了的少女。最初茨木来找晴明就是因为是朋友不和,白发的妖怪一声不吭地突然出现在晴明的院子里,除了比丘尼那个神神秘秘的占卜师以外其他人都被吓了一跳。

“你就是晴明吧。”

当时晴明还又被惊了一下,茨木的金色眼眸就那么直直地看向他,感觉不像是来求助的,倒是像砸场的。

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源博雅就站在他身侧,晴明瞄见他的手轻轻地搭上了弓弦,博雅趁机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晴明对他摇了摇头。

“我想请你帮个忙。”

晴明没说话,来他这里的人或妖除了源博雅是来蹭饭的,其他的基本上都是来求助的,他“嗯”了一声,示意茨木继续说下去。

“我的挚友,酒吞童子,百鬼之王,”他脸上闪过一丝类似于惋惜的复杂感情,“如今却日渐堕落,沉迷于酒和那些脆弱的感情。”

“吾早就听闻京都的阴阳师安倍晴明有着强大的力量,所以此次特地前来拜访,希望你能帮助吾友克服心中的魔障,重新找回属于他的力量。”

后来的事晴明都有点记不清楚了,他们找到了在枫林外独自喝酒的酒吞童子,然后解决了这件事,尽管结局不是那么完美。

晴明一直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结了,直到茨木的第二次拜访。

源博雅倒是没有上一次那么警惕了,茨木的妖品他有一点了解,并不差,甚至算得上十分优秀了,所以他也不是很担心晴明的安全问题。不过这次茨木倒没有带来什么委托,这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大妖怪实际上没几个真心的朋友,酒吞算是他心中第一的人了,但有些事却还是不能和他说。

八卦就是其中一项。

谁规定的强大的妖怪就不能讲八卦了吗?

茨木貌似对晴明的人品也很放心,他拐了一瓶酒吞私酿的酒,直接闯进了晴明的院子,毫不客气地坐在他的旁边。

晴明又被吓了一跳,但还是装作未卜先知的样子,说实话晴明被吓着的时候有很多,但是他都会装作淡定的样子。但这招在源博雅面前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那个人无论是什么时候都会坚信晴明会被所有妖鬼邪神吓倒。

茨木一把掀开酒坛,然后拿起不知是从哪里出现的碗,给晴明倒了满满的一碗酒。

“晴明,吾今日告诉你个好消息!”茨木看着他,笑的比天上的月亮还亮,“吾友在刚才给吾告白了!”

晴明觉得心好累,酒吞给茨木告白,关他有多少事?阴阳师的职责是维护人和妖之间的和谐,不是调节情侣之间的感情的。

“既然你这么高兴,那你跑什么跑?”

沉默捂住了茨木的嘴,过了一会儿才放开。

“吾…这不是想让你们都知道吗…”

“那你同意了吗?”

“吾…走得有点急…”

“那么酒吞呢?”晴明觉得他已经知道答案了。

大妖怪做贼心虚地看了他一眼:“吾友正在你家门口。”

阴阳师用全身的力气翻了个白眼,然后差点虚脱,剧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感情茨木同志是把阴阳寮当作了他的娘家,一有什么事就收拾东西往家跑?他就算是真住在这儿,晴明也不见得想要当他妈啊。现在好了,百鬼之王刚表白的男朋友一瞬间就跑到了别人家里,晴明希望源博雅已经给那些比较重要的东西张开了结界,他有些重要的东西还放在院子里呢。

他觉得酒吞的下半辈子会过的很痛苦,院子里的大门是神乐今天才施了咒的,犬神自己雕刻的小鸟雕塑还挂在树上,咕咕鸡今天出门之前把自己的婴儿玩偶忘在了池塘旁边,莹草种下的小花、还有惠比寿爷爷养的鲤鱼…

清明觉得自己对不起大家。

茨木在一旁捂住了眼睛,晴明努力克制住自己不要像一个老妈子一样去念叨他。尽管这么说是有一点伤妖,但是不得不承认,同样是妖怪,咕咕鸡总是比茨木省心一点。一个能带孩子,一个自身就是孩子。

结果最后源博雅还是没能保住晴明的庭院,他正在和自己那只黑豹分享心中的小秘密,接着早上刚刚精心护理过的大门就从他眼前飞过去,然后一阵飘逸的红光闪过,最后一切又重归寂静。

“茨木!你是什么意思!”

来自挚友的声音一瞬间让茨木童子兴奋了一下,随即又萎了回去。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茨木觉得不回答挚友就不够客气的原因,晴明听见他以平时音量的十分之一小声地回了一句“哎”。

等晴明想走的时候,酒吞已经走到他面前了。阴阳师愣了一下,尽可能的让自己在强大的妖气之下克制住想要给酒吞童子一拳的冲动,强迫自己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你好,有什么事吗?”

混蛋茨木,平时和大爷一样,一看到酒吞却就开始怂。

酒吞童子的红发没像平日里扎起来,散的到处都是,晴明有点担心这样子头发不小心戳到眼里会不会有点痛,但是对方明显毫无这方面的担忧。

“我来找茨木。”带有杀气的眼神在晴明身上停留了一秒,“你可以出去了。”

晴明回过头,茨木金色的水灵灵(并没有)的大(错觉)眼睛里全是挽留,这让晴明有点犹豫他到底该不该先打了人再跑,他能够确定此时的酒吞没有更多的时间浪费在另一场战斗上,这意味着晴明可以提前为自己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报仇雪恨。晴明了解过这些大妖怪之间的求爱,不像那些低级的妖怪和人类,这些几乎算得上是世间最强大的生物的求爱方式却意外像是动物。

没有礼物,没有肉麻的情话,唯一的交集只有身体的接触和力量之间的碰撞,所有的伴侣结成之后,连死亡的力量都无法将他们分开。

力量的接触有多么恐怖反正晴明是不想知道了,他只希望酒吞同志能够换一个新想法,放爱一条生路。

所以晴明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偷偷地拿了几个小玩意儿,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酒吞差点用眼神瞪死他。

两个最强的妖怪之间即使是最温柔的缠绵也会毁灭很多东西,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晴明这样安慰自己,如果酒吞童子告白成功的话,阴阳寮周围几十里的蚊虫应该都会因为强大的妖气而消失那么一段时间。

之后的事是茨木告诉晴明的,在晴明走了之后他和酒吞打了一架,是真真正正的打了一架而不是什么诡异的修辞手法。茨木说这话的时候满脸都是骄傲,但语气还是像一个少女。

“然后,吾友压住吾的肩…肩甲,”白发的妖怪有点激动,尽管他的挚友就坐在他的旁边,用晴明见过的最温柔的眼神看着身侧语无伦次的茨木,“然后他就,吾就……那个…你懂?”

晴明老司机几乎靠自己的大脑就能模拟出那个画面。

酒吞童子一把拉住坐着的茨木,在对方大喊着“吾的挚友啊”的时候直接吻上了对方喋喋不休的嘴。接着茨木像一个第一次接吻的傻逼一样挥舞着他的手试图推开身上的人,结果只是让酒吞把他抱的更紧。

然后接下来的事大概大家都能猜到,但是晴明一点也不想知道这些玩意儿。

阴阳师捋了捋自己白色的发丝,开口道:“所以,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内心深处他还是蛮喜欢八卦的,所以京都那些贵族有什么奇特的癖好,或是又偷偷养了多少个小妾这些事儿他都是一清二楚,不过身为阴阳师,也不能作太出格的事。

茨木懵了一下,这位妖怪有时候意外的单纯,像是把所有智商和技能都点到了战斗上,然后把脑子里装满了对酒吞童子的崇拜,人际交往方面倒是不怎么擅长。

“你人蛮好的嘛。”茨木想了半天才想出了这个答案,一旁的酒吞也不开口,只是想之前那样默默地看着他。

晴明快要服了这个大哥了,他的阴阳寮昨天才就修好了,算是酒吞童子剩下的唯一一点良心吧,在干完该干的事之后,他顺便修补了这个破破烂烂的地方。

茨木走的时候晴明内心里全是呼天喊地的祝贺,知道对方被半搂在酒吞里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线上时晴明才松了口气。

最后的最后,咕咕鸡在池塘里找到了断了一只手的婴儿玩偶,晴明从那之后有大概一个星期没见到她。

直到茨木第三次来拜访晴明,原因是他的挚友兼男友,被一只鸟“飒”地下不了床了。

fin:)



评论(10)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