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腿大腿大腿大

茨酒/小狐三日/堀兼/r76/源藏
大概是这几个

Heartbeat(绿红,微超蝙提及)

其实我还能抢救一下:

(不义2超人丧病结局,蝙蝠侠被脑控,绿灯侠重伤,绿灯侠的家人因布莱尼亚克的入侵而丧生)

【不义就是一坨,唯有绿红能安慰我心】私设:绿红逃(私)命(奔)中

 

大概受主人身体状况的影响,即使在如此黑暗的视野中,绿灯侠身上的光芒也微弱到近乎萤光。

闪电侠蜷坐起身体,努力为另一个人多腾出一些活动空间。

管道里的清脆的滴水声,伴着地面上传来的巡逻队沉重的脚步声仿佛成了唯一能刺激感官的存在。

闪电侠微微放松身体双眼紧闭,敏锐起的听觉似乎还能捕捉到两个人此起彼伏的心跳声。和神速者强有力的声音不同,另一个人的心跳此时既微弱又低沉。但是它仍如此坚定,坚定又平静。

咚咚。咚咚。

意识到自己的注意力都在绿灯侠的心跳上的事实让闪电有些尴尬,长时间停着不动的状态也让闪电变得十分暴躁,他甚至没意识到自己正小幅度地抖着腿。

一个坏毛病,神速者极度焦躁或无聊的表现,不过和平时的被纵容不同,很快就有人抓住了他的脚踝。

 

“想出去跑上几圈?”高烧让人类的嗓音沙哑得厉害。

“总比呆在这要好的。”闪电扯了扯嘴角,克制自己腿上的动作。

空气再次陷入沉默。

咚咚。咚咚。闪电微微偏头,感觉绿灯侠的心跳声似乎离自己近了些。

良久,“你知道,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随便跑到哪去,我保证乖乖在这等着,哪也不去。”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十分怀疑你的诚意,”闪电轻晃了下自己被抓住的脚踝,“还是说你想被我拖去旅行?”

闪电侠没有听到笑声,但他十分肯定,绿灯在黑暗中笑了。

抓着自己脚踝的手用了些力气,不确定是绿灯是想向他的方向移动身体,还是试图把他向另一个方向拖去。

咚咚。咚咚。

“如果要去的话,我推荐加萨达鲁。”一声短促的叹息,“我在追踪陨石碎片的时候路过那个村庄。”

“大概是丹麦的法罗群岛?一个地图都没有标记的地方,就是水上的一大片岩石,杂草,通着几条河流,却被山脉隔绝在大西洋边。”

“凌晨5点半。我见过最美的日出,我就停在那……”

闪电侠等了一会,没等到下文。

他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的声音非常温柔,温柔到让人眷恋。

“说不定下回我们能一起去。”闪电侠摸到了自己脚踝上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咚咚。咚咚。

心跳声更近了。

事实上,现在两个人的腿几乎贴在一起,比常人高出许多体温正隔着一层薄薄的空气传向自己。

“你可以告诉我蝙蝠的事,闪电。”

闪电侠停在黑暗中,一时语塞。

“外面一片混乱,他却没来找我们,我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你可以,可以告诉我。”

一个长长的,尴尬的停顿,“关于你家人的事,我很抱歉。”

“……我也很抱歉。”

咚咚。咚咚。

闪电侠靠近了那片平静的心跳,摸索着对方发热的后颈,把两个人的额头贴在一起。

绿灯身上柔和的绿色荧光制造出一片温馨的假象,连一直干扰气氛的脚步声也配合地渐行渐远。他该带着他虚弱的老伙计爬出这片管道,找到最近的安全房,他们需要药品、食物还有一个能给绿灯安全充电的地方,尽快联系蝙蝠女孩和神谕,然后要想办法恢复被控制的蝙蝠侠,还有很多事,还有很多……

他没有动,这个世界上最快的男人几分钟前还几乎被这狭小的空间憋到挠墙,但他没有动。他想要留在这。和他经历了太多的朋友一起。

“克拉克无论如何没法对蝙蝠下手,预料之中。但他们俩的事提醒了我另一件事。”

在绿灯的自白中,闪电敏锐地捕捉到刚刚走过的脚步声中有一个突兀的脚步突然向他们的方向走了回来。

“人应该在还有能力的时候不留遗憾。加萨达鲁,那个不知名的小村庄。巴里。”

即使没有超人类的感官,也能听出来逐渐走近的是个大块头,和其他士兵的分量绝不一样,头顶的水泥壁甚至开始稀疏地抖落下灰尘。

“我想和你去看一次日出,想让你知道,我见过最美好的……”

闪电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天知道他多想让他说下去,但不能是这个时候。

沉重的脚步声就停留在两人头顶。闪电能感到自己的心跳都加快了。

但是另一个人的没有。

咚咚。咚咚。

绿灯侠用自己伤痕累累的右手推开了捂着自己的手指,在闪电还在疑惑的瞬间俯身吻住了他。

闪电侠应该疑惑,推开眼前这个乱来的家伙也是合理的,总之他的注意力应该在外面的敌人上而不是什么其他的事情。

但是。

哈尔的嘴唇很温暖。以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这个什么都不怕的男人。漏下的一拍心跳。


评论

热度(10)

  1. 林乔夕_长安歌女我独怜其实我还能抢救一下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松鼠喜欢收集松果埋起来_Halbarry
  2. 大腿大腿大腿大其实我还能抢救一下 转载了此文字